崩吧啦崩崩

胡言乱语一通罢了

终于明白了
银时和Spike就是我喜欢的类型

刚刚和爸爸吃饭,吃完饭打包菜的时候
他突然说:“鸡头就不要了吧,你妈不吃会外面的鸡头,不干净。”
心情很复杂.
从什么时候开始,就没办法在一起了呢
我丝毫不怀疑爸爸是爱我的
也不怀疑他们曾经是很相爱的
他们还记得关于彼此的细节
但是却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
即使我知道人是会变的甚至太容易变了
我还是很难过
也许春天人就容易想太多了.



读书真是开心啊。最近在看王小波的书,说起来还是我妈妈喜欢的作家呢。《黄金时代》似是痴语狂言,却又直指内心,有一种黑色幽默的感觉,细细品读之下令人着迷。我好像明白妈妈为什么也喜欢他的文章了。

© 崩吧啦崩崩 | Powered by LOFTER